旅行指南

澳洲打工度假恐怖經歷:消失的女孩 bangalow’s Happy farm記事

這篇是我在2014年的日記,那時候悠閒的時間很多,所以每天我都會用電腦的記事簿寫下當天發生的事,這裏整理了2014年2月我在拜倫灣(Byron Bay)做打工換宿時碰到的詭異事件,那時旅遊資金快燒盡,所以透過澳洲知名網站“Gumtree”找到了這個工作,這個工作是到位於拜倫灣(Byron Bay)旁的班加洛(Bangalow),幫忙建音樂農莊,讓人可以在這裡舉辦音樂節、住宿等等。

延伸閱讀:
澳洲打工度假心得:23歲女生獨自飛往澳洲100天的日子(上)
澳洲打工度假:獨自飛往澳洲100天的日子(下)

拜倫灣(Byron Bay)是一個背包客的集散地,一個由藝術、自由、嬉皮、度假、豪宅所組成的奇妙小鎮,這裏讓人流連忘返,彷彿墜入一個有夢想和遠方的國度。
我當時漆的露營車
那時我們睡在車裡公路旅行
左至右 艾力克斯、沙拉、我
梅爾、卡塔麗娜

1 Feb 2014

下午,我乘著從Brisbane到Byron Bay的巴士,抵達了巴士停靠站,
我坐在亭子裡等著農場主人史堤夫來接我,
旁邊也有許多正在等人接送的背包客
我撥了幾通電話給史堤夫都無人回應,只好在巴士站乾等,
這時一位日本背包客Deisuke走過來用日文向我問:『你是日本人嗎?』
我只好用日文回他:『我不是,是台灣人』
他是來Byron學習瑜珈的,打算在Byron待兩個月。

我們瞎聊的一個小時但還是等不到農場主人,
因此跟他說也許今天我就隨便找間背包客棧住,他說他住在旁邊的一個營地裡
如果我找不到住的地方今天晚上可以考慮一下住那邊,
小聊了一陣子電話終於響起,是農場主人史堤夫
因此我簡短的向Deisuke道別,便跳上史提夫的車

這天我跟另外一個比利時男孩華納斯與當地的老人保羅同時住進這間別墅,
我看到房間地上有些類似背包客的手提袋便問了史堤夫“這是誰的東西呢?”
史提夫說:『之前有個女孩住在這裡,但今天早上消失了,她沒帶走所有的東西,突然走掉。』
我不以為意,因為很多背包客總是會突然就改變決定的,
因此無法帶走所有行李突然走了也不太稀奇,
在廚房我還發現的中國的食物與調味料與筷子,
因此我想說之前住的女孩也許是個中國或是台灣人

卡塔麗娜

3 Feb 2014

第三天史堤夫向我要了我的護照,我猜了一下他的用意,
大概是不想我像那個消失的女孩一樣說走就走吧
因此我把護照交給了他,以為他確認後就會馬上就會還我,
但並沒有,我突然很後悔這麼簡單就交給他

第三天來了卡塔麗娜,一位性格強勢的德國女生,以前是個嬉皮,現在是個心理醫生,
她一來就受不了一切不合理的事,像是史堤夫說沒床位給她睡,
請她鋪她的帳篷在雜亂的草叢裡,
然後沒食物,不工作時候要繳20AU住宿費,
她氣極了,
因為太激動了所以拿出吉他大彈了一番就抓我出去搭便車的一天,
這天是我第一次在海裡游泳,我們躺著曬太陽吃著壽司,非常美好的一天。

晚上回到別墅時多了一位新室友梅爾,長得很漂亮非常瘦,她也是一位嬉皮,
非常友善與好笑,常有些誇張的表情與音效,並熱愛藝術,
真的讓我覺他們都好棒且感受到不一樣對的氛圍
我們幾乎一拍即合,常常小劇場亂演戲,
她是個藝術家並住在自己的車屋裡,
他的車是一輛改造後的賓士廂型車,後座的部分是睡床,
這裡很多人都如此生活,
讓我回台灣也很想有可這樣的小位置給自己,想去哪就去哪,愛與和平。

梅爾

4 Feb 2014

梅爾跟我一樣是辦公室女孩,無法做什麼粗重的生活
因此第二天工作結束的時候我們都快死掉了
我跟他們說史堤夫拿了我的護照,她們說我不應該把護照交給別人,誰都不行
所以我今天跟史提夫提了要拿回我的護照,他說下午會拿給我卻沒有…

5 Feb 2014

我向卡塔麗娜提到了關於那個消失的女孩的事,
並發現了背包客絕對不會離身的帳篷遺留在那裡,
她詢問了史提夫:『有個女孩不見了嗎?』
只見史提夫很錯愕地說:『沒有啊!那女孩五天後會回來拿她的東西!』
所以卡塔麗娜認為我聽錯了,他相信那女孩五天後會回來,
之前華納斯跟我同時聽到關於消失的女孩的故事,但華納斯再次問史提夫時
史提夫告訴他“那女孩找到工作去墨爾本了,但十天後就會回來”總是不停地變換說辭

下午時我們去了Nimbin,當然多數人看到這個地點就知道我的室友們是跑去做什麼了
我因為當地的朋友而知道哪家店是內行門路,但我沒什麼興趣

這天是雨天,我們開大搖滾樂穿梭在廣闊的山林間經過了國家公園與遼闊的牧場,滿車飄散特殊的味道與無人的公路細雨,這感覺很像70年代電影

這天晚上來了個義大利男生馬索爾,
我看到他時給我的感覺很恐怖嚴肅,
戴著質感很好的眼鏡與一絲不苟的穿著,
他就像是個哈利波特里的級長,
讓我感覺得小心翼翼說話別得罪他,
他在義大利時是個主管級的人,
後來我才發現,他是因為很受不了這裡的環境才會顯得這麼恐怖,
其實是個很好的人。

他向我說:『這裡沒有洗衣機、沒有WI-FI、電話沒有訊號、床是壞掉的、沒食物、到處都是蜘蛛,你們真的瘋了才住得下去。』
老實說我也這麼覺得,另一個讓他離開的重點是因為其他的室友一群人聚在一起在外面抽著大麻,讓他覺得很反感,所以他變得只跟我說話,當天晚上睡前,他躺在壞掉的床上向我說:『我要離開,明天一早就走。』

6 Fbe 2014

當我起床時看到馬索爾已打包好他所有的行李坐在他的床頭,
我說:『你等等就要走嗎”他說是的,他不想浪費時間在這裡,也許他會回雪梨
因為他的朋友都在那裡。』
老實說他才來澳洲20天,我覺得他實在不用那麼急著得到二簽,但他是個喜歡確保所有事的人,所以他要搬到肩背包客棧然後等待其他農場的消息

當天早上他問了保羅是否可以載他到市區,保羅答應了,
我因為有個面試因此跟他一起搭了車,
但Paul居然半路就把我們放下來,我真的很意外他是這樣的人,他說著:『我不是個Taxi Man。』
也許是因為馬索爾在路上說著他真的不喜歡農場的種種事才惹得保羅不高興,但總之我們只好在道路上hitchhiking,幸好第一台車就停下來幫我們!是個Motel的女主人

我跟著他到了背包客棧他丟下他沈重的行李,我們因為還沒吃早餐所以肚子超餓
他告訴我一間便宜的超市,因此我們就跑去那物色的食物,
他看起來很快樂,因為終於離開了農場
讓我對他的印象完全改觀,其實他並不是脾氣差的人,
我們簡短的道別後互祝了好運,希望他能找到適合的農場。

7 Feb 2014

今天我要回了我的護照,史堤夫都讓我們感覺到不舒服,
他常常用怪異的眼神追著我們跑,過多的碰觸
與讓人討厭的行為,女孩們都對她很反感,
我也很在意那個消失的女孩,當天晚上我與台灣的朋友提到這件事,
他說他感覺到這女孩已經發生了一些事情了
老實說當晚的氣氛讓我覺得很恐怖,
我實在睡不好

在半夜三點突然警鈴大響,
我簡直是用飛的跳到卡塔麗娜身邊,
我們不知道那是什麼鬼警鈴,總之它響了好一陣子
我因為聽到台灣朋友說的事又因為警鈴變得很緊張,
心想該不會是有什麼人進了這間屋子吧
但卡塔麗娜只是要我別緊張,我們就一直盯著房門直到警鈴停止

隔天早上我們問梅爾時她說聽到別墅那邊的警報器也嚇到了,
因為晚上時她常常聽到有人在外面走的聲音,但也許是動物

8 Feb 2014

這天晚上卡塔麗娜因為件小事與史提夫大吵一架,
我就夾在他們兩個人的中間,可惡的華納斯原本要進屋來拿電源充電器
但從窗子看到正在爭吵的畫面,就一溜煙逃回梅爾的車!
這是他事後才告訴我的,他站在窗戶外一邊搖著頭一邊說“喔 可憐的雪莉(我)”
史提夫請卡塔麗娜今天晚上就打包好所有的行李明天早上就走,並說了這農場不歡迎妳,
原本是我明天就要走的,
之前卡塔麗娜花了很多時間說服我留下,因為她說如果我走她也要走,
因為我給她很正面的能量,並說了關於消失的女孩一定是我搞錯了,史堤夫是個很好的人,
但今天晚上全變了樣,讓她不再這麼認為,
因為今晚的事變的她得跟我一起走了!

9 Feb 2014

我不能走,因為有些事讓我覺得不對勁
華納斯會在兩天後回比利時,因此農場會只剩下梅爾一個女生,
原本卡塔麗娜會留在這邊陪她,但因為昨晚的吵架他必需走,
我很不放心,因為我還在想個那個消失的女孩的事,
華納斯無法確認那女孩是否會回來,因為三天後才是第十天
但他完全相信她會回來這件事,
我因為不想讓梅爾落單因此我決定留下來等到第十天

今天我和梅爾與華納斯去了kanno markets,
我們的車在半路爆胎了,不過好險爆在農場旁邊,
因此馬上就有人跑過來幫忙

10 Feb 2014

華納斯今天早上離開,我們今天終於做著輕鬆的繪畫工作
梅爾特地為了我搬到了房子裡,因為我說我一個人睡不著,
當天晚上我們閑扯了很多事,我們的別墅外大約八十公尺處有一間小房子
梅爾說每天窗戶的狀態都是不同的,有時候開有時候關,有時候窗簾會換顏色
因為梅爾的房車停在別墅和小屋的中間,如果要去小屋一定會經過梅爾的車
但她從沒看誰進出那間屋子,我們也沒看到任何人走近,
我跟她說也許我們該去確認那間屋子,但因為沒有勇氣還是作罷

12 Feb 2014

起床時發現有些事不太對勁
關於那女孩的物品不見了,我四處尋找發現了一處用大帆布蓋著的地方
掀開來一看是那些女孩的物品,我在工作休息時告訴了梅爾,
因為我們常會在工作途中回到別墅煮紅茶休息一陣,
因此我們想趁這個時間把東西打開來確認一下。

我們很快的打開袋子檢查,
裡面全都是女孩的衣物與隨身物品…
我想一位是來自法國的女孩,因為有兩本法國的原文書
另一位是來自中國,因為廚房裡有來自中國的調味料
其他還有很多大型箱子在這些物品的下面,
我們沒時間打開所有物品檢查也怕被發現因此不敢動太多。

這件事那我們很驚嚇,因為這麼多來自不同國家女孩的物品,
到底發生了什麼…這邊,對一個旅行的女孩不可能有這的多行李,
這裡至少有四個女孩的行李,
梅爾跟我說:『我們要鎮定,得先裝的很酷的回去工作』
我們完成工作後我和梅爾說:『我們必須回去拍下所有的照片,不知道這些東西什麼時候會消失。』
因此我們很快的打開了那兩個袋子,裡面有錢包、ID和一張這裡圖書館的借書證和一盒大麻吸食器與大麻,
有在weed的人都知道,他們絕對不會離開時不帶走他們的吸食器,尤其還有剩下的大麻,
這讓梅爾真的覺得很怪,
另外我們還找到很多雙不同尺寸的鞋子與化妝品,
我們拍了照片與影片快速地把東西還原,
並想在晚上時再打開其他在底下的箱子確認是否還有其他東西,
我們不想被他發現並且實在太危險了,
我們回到廚房時原本想拍下那些中國的調味料

但是
消失了….

也許是史堤夫清理掉所有的食物我們不知道,
但這真的是件怪事。

下午來了一位黑人女生,
這讓我們想,
史堤夫藏起所有東西是不是不想讓我們問這女生“這些物品是不是妳的?”

我問了這女生:『你曾經住在這裡嗎?』那女生回答說:『沒有,但我會在這裡住好一陣子』
我又問了:『那你之前在哪個城市呢』她說:『墨爾本』
又問了:『那些物品是妳的嗎?』 她說:『不是』

怪了

史堤夫說那個消失的女孩找到了工作去了墨爾本,十天後會回來,
今天的確是第十天,而這女孩確實來自墨爾本
但她卻跟我們說:『我從來沒有住在拜倫灣過』

13 Feb 2014

我們找到的物品裡還有一張圖書館卡,我和對了那張卡的Logo與我今天在圖書館隨意拿的廣告單Logo,完全是一樣的
如果她沒住過拜倫是不可能會有那張卡,因為申請要一段時間
所以我們認為,史堤夫是故意想讓我們認為這女孩就是那個消失的女孩嗎?
他在這女孩來的這天藏起所有東西並清理所有用品的意義是?

一切都讓我們覺得很怪

我想離開但梅爾因為沒有錢無法隨意移動,我想到之前Deisuke告訴我的營地,
也許我們可以去那邊,所以我們打算留到下禮拜一,
聽說有個法國男生會來但會讓我們安全一點
其他還有一些疑點我以後會補齊,我只是想記下這件怪事
另外我們真的不知道這個女孩是誰,真的想找到她

也許之後會再知道一些,
現在我只想記下這些

另外我的朋友Sarah告訴我
『澳洲每年約有三萬人失蹤,其中九成人被尋獲
剩下一成 三千人人間蒸發掉了』

14 Feb 2014

我們改變了決定,跳上梅爾的房車,回到她Sunshine Coast的老家,並把ID交給了警察
也許之後我們會知道一些事情,但現在就還是謎團

還有這裡居然有四台房車(背包客旅行常開的),看起來都很有生活感,我在這裡就是畫這些房車讓他們變得不一樣且色彩繽紛,史堤夫請我畫是為了要賣掉它們…我們很懷疑那些車真的是他的嗎…梅爾在之前拍過其中一台車的照片,我們看到車牌不一樣的,這也是很詭異的點

單身旅行的背包客千萬要小心,
我們的這間農場沒有地址沒有名字,
史堤夫在Gumtree上的廣告永遠在變換農場名字,
我們已看見三次不同名字,因此只能告訴大家別去在班家洛的農場
我們來到這間農場全都是由史堤夫接送和跟車,
進入農場的路有一點點艱辛與難開,
旁邊是個大墓園,因此每次搭便車時我們都說自己住在墓場旁,
聽到的人都是一陣驚愕

史堤夫跟我提到有個台灣女孩有打算要來
如果知道你的朋友想來班家落的請告知她考慮一下…

我們離開後現在只剩那個黑人女生在那邊,唉….
希望一切平安無事

PS.

我們離開時是趁著史堤夫不在時離開的XD
只留下著張字條“我們走了”

更新記事

2014年 02月 18日

這天我們得回農場了…回去參加Music Fastivel,但因找不到地方住因此又回到了Bangalow(很不要命的)
一進門發現我們有了新室友艾利克斯,他流著長長的鬍子與頭髮,
感覺是個很難親近的人,但慢慢發現並不是那麼一回事,而且跟我同年~
是個來自加拿大的男子

2014年 02月 20日

我們來了新室友莎拉,我一直覺得她很眼熟,原來是我之前在Melb的朋友香菇,
她在塔司馬尼雅碰到她且有上傳莎拉的相片在FB,因此我才覺得看過她

2014年 02月 22日

【Earth frequency Festival】
等等要和梅爾去 Mullumbimby 的 music festival 
今天早上來了一位才19歲的法國女生,這似乎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離開家的旅行,
表現的興奮不已,一聽聞我們要去參加音樂節便興奮的說也要參加,
我和梅爾早上就要出發去採買,想說下午再來接她
在採買時,史提夫突然跟我們說其實他也要去,法國女孩可以搭他的便車。

晚上在Mullumbimby 我們都玩得很盡興,
法國女孩看起來也沈浸在氣氛之中,喝得有點醉了
我跟梅爾因為今晚會在房車裡過夜,史提夫說時間差不多也該回農場了
便送了法國女孩回農場。

2014年 02月 23日

經過了一個美好的早晨,下午時我和梅爾便返回了農場
回到農場後,我們跟艾利克斯與沙拉享受著午茶時間
梅爾因為沒看到那個法國女孩,便問了艾利克斯:『那個法國女孩呢?』
艾利克斯說:『昨晚他們先睡了,不太清楚,但是我早上醒來時在史提夫的房門外看到了那個法國女生的鞋子。』

!?

聽到了這個消息我不知作何反應
但是其他人卻是見怪不怪的表情,覺得喝醉了發生這種事好像挺自然
我自然就沒想太多

晚上我們做了晚餐,史提夫不請自來的加入了我們
因為沒看到那個法國女孩
因此梅爾問了史提夫:『那個法國女孩呢?』
史提夫說:『他回國了』
他回國了,怎麼可能?
史提夫說:『因為她臨時有事,必須回國一趟,所以我下午已經送她出去了』
聽到這麼突然的消息,真的覺得一切很莫名其妙

一個法國女孩昨天才抵達這裡,參加完音樂節,今天下午就臨時有事要走了
怎麼想都覺得不是很合邏輯啊...
而且因為女孩昨天才來,我們也不太記得她的名字、長相
就算去報警也無法描述這個人,而且也沒有證據….而且這一切也只是我們的猜測,
搞不好是驚悚電影看太多了

史提夫因為感受到氣氛不對,因此主動離席
我們在吃著晚餐的途中,艾利克斯和莎拉跟我說他們要離開去雪梨了…
聽著他們突然這麼說,我卻不知道我下個地點該去哪,
突然覺得內心一陣困惑
但只覺得此地不能久留
艾利克斯說:『和我們一起走吧!』
老實說我非常猶豫,因為我非常喜歡在Byron Bay生活的氣氛和在這裡的人,
我還不想這麼快離開這裡
梅爾 、卡塔麗娜都還在這,
這讓我想了一會兒…

2014年 02月 24日

晚上我跟梅爾一起走到她的房車要去拿東西,突然看到小屋那邊有人,
有手機的閃光燈在揮舞!
我跟她害怕的一起躲到車裡,好險旁邊就是艾利克斯的車,
我們拿完東西下車後便告訴艾利克斯這件事,他只叫我們別害怕,他車門是打開的
要是有狀況馬上會聽到…艾利克斯自己也神經緊繃
因為這裡只有他一個男生
這天晚上那間小屋的燈是亮的,
卻是一種詭異的綠色…艾力克斯今天跟我們一起睡在屋子裡

2014年 02月 25日

今天是我在Byron的最後一天!我要和艾利克斯、沙拉一起去雪梨
聽到這個消息後,卡塔麗娜特地從馬倫賓賓跑來見我,她說我是他在澳洲最好的朋友,
哪天如果去了德國絕對要住在她家,我突然覺得很不捨…在農場的這期間,
我們三個女生幾乎相依為命
明天就要新的開始了…我們就要分別了…

2014年 02月 26日

這天半夜一直傳來貓叫聲,室友們跟我說有種鳥會叫貓的叫聲
叫我不要想太多,因此我也沒有太介意,
早上的時候我很反常的很早起來,在我踏出陽台時突然竄出一隻貓,
這座山城從來都沒有看過貓,讓我覺得很奇怪
他剛開始的時候顯得有點警戒,幾分鐘後他卻像要帶領我去哪裡的樣子般望著我,

我跟隨著牠抵達了那間小屋,我卻不敢再靠近
我跟牠說我:『無法再走過去了,我要離開了,我要離開這間農場了。』
之後我轉頭就走,
牠就又飛奔過來的粘著我,
跳到椅子上跟我撒嬌。

我用影片拍攝了那隻貓咪,他真的是走幾步就會過頭來看我,
想要要我去看看那棟小屋,
因為我太害怕了,馬上折回屋子。

早上艾利克斯、沙拉起床後,我告訴他們這件事,
並詢問:『你們覺得,我們是不是應該在離開前去查看那個小屋?』
艾利克斯說:『要記住,你是在路上,如果你是一個背包客,絕對不要太深入一些事情,
我們只是過客、旅人,有些事情知道的太多你會無法自拔、深陷其中…甚至影響你整個人生。』

想了想…對,我害怕去查看小屋,
害怕會發現什麼樣的事,也害怕自己會不會遭遇什麼,
很多友人聽到了這個的故事總是半責怪的問,你們怎麼不去查看了究竟?
但人生不是電影…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也無法倒帶重來。
我們只能盡自己之能,向警察通報而已。(雖然警察說證據不足無法受理)

中午,我們發動了車子
離開了這座山城。

這一連串弔詭的事件就好像隨著我們奔馳在公路上,被遠遠的遺留在那裡…

前往雪梨時中途停留的露營區
我們的農場所在地,班加洛

延伸閱讀:
澳洲打工度假心得:獨自飛往澳洲第200天的日子(下)
澳洲打工度假心得:獨自飛往澳洲第200天的日子(上)
澳洲打工度假,獨自飛往澳洲100天的日子(上)
澳洲打工度假,獨自飛往澳洲100天的日子(下)
澳洲打工度假恐怖經歷:消失的女孩 bangalow’s Happy farm記事

By 台北懶惰女子

一個愛好自由的射手座,從愛遊蕩的背包客到社畜小職員,喜歡哲學思辨、玄幻相關的題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